相关链接

首页 >> 百家论坛 >> 正文

一家哭与一路哭

时间: 2014-05-15作者: 王石川来源: 新民晚报

    前不久,有个官员流泪的消息引起了热议。说的是陕西省商南县举行“广场问政”,商南县疾控中心主任华中央被问政时,暗访组播放了一段视频,证实疾控中心存在私设小金库等问题。随后,“广场问政”的主持人、商南县委副书记崔华锋宣读了县委《关于华中央等同志免职的通知》,华中央用双手捂住了脸,离开会场不远就哭了。

  有人说,当面问政、现场免职太不近人情。问政的方式和处理的程序确实可以商榷,但华中央流泪,现在未免晚了点。

  动用权力私设小金库,供自己或同僚享受,肥了少数人,却伤害了公共利益。按照中央相关规定,被免职可谓咎由自取。官员掌握着公权力,应该拎着乌纱帽为民干事,而不是捂着乌纱帽为己做官。宁让违规官吏一人哭,也不能让一方民众哭。

  据记载,北宋名臣范仲淹任职参知政事(相当于副宰相)期间,坚决把不称职官员的姓名从班簿中勾去,有同事提醒:“十二丈(指范仲淹)则是一笔,焉知一家哭矣!”范仲淹慨然回答:“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耶?”“路”,是当时的行政区。宁可让官员一家哭,也不能让一方民众受不作为、乱作为的官吏所苦而哭,因此,“救一路哭,不当复计一家哭”。一些官员胡作非为,如果被豁免的话,遭受苦难的民众岂不遭殃?

  经常看到一些问题官员流泪,最常见的场合恐怕是因贪腐被庭审,那种悲伤之情简直令人动容。比如,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苏顺虎,因涉嫌受贿2490余万元被审判,在庭审时他哭诉自己出身贫苦农家,一步步走到领导岗位,却在“晚年放松学习,走上了犯罪道路”,并希望获得从轻处理。再比如,原中山市市长李启红在庭审中哭着说:“我辜负了党的培养,人民的信任,家人的期望,我就快成为阶下囚了,感到很后悔。”为了“获得从轻处理”表演哭技,丝毫不值得同情;如果快成为阶下囚才真哭,是不是也太晚了些?

  现实中有不少官员看到民众受苦往往流泪,这样的哭令人共鸣;还有一些官员在任时殚精竭虑,离任时民众含泪相送,官员感动得热泪盈眶,这样的哭同样值得感怀。就怕有的官员:平时腐化堕落,与民夺利时心肠阴硬,落马后因恐惧受到严惩便当庭抹泪,这样的哭令人作呕。“世路无如贪欲险,几人到此误平生。”官员真有底线和敬畏的话,在任时就该严格自律。

  清朝清官蔡信芳离任时,面对送行民众赋诗一首,“罢郡轻舟回江南,不带秦川一寸棉。回看群黎终有愧,长亭一别心黯然。”蔡信芳惭愧和黯然,是因为他觉得还有做得不够的地方,怕辜负了阉地民众。这样的为民情怀,恐怕什么时候都不过时。